經過17個小時的轉機飛行,終於降落在瑞典。如果沒有接觸藝文這一行,這輩子恐怕對這國家的印象,只有Ericsson、IKEA等寥寥可數的品牌及已經遠去的地理課的記憶。

 

但現在,我正站在斯德歌爾摩的市區,等著深夜飛往北邊與樂團會合,並一同前往芬蘭參加音樂錄影帶祭,這一切的始料未及,大概得歸功於我的厚臉皮,在這業界恐怕也是數一數二的,不過畢竟是自己接待到的第一組外國藝人跟活動,難免有感情。

 

等著當晚前往與派瑞許樂團(The Perishers)會合的同時,與MNW的工作人員及NONS(派瑞許所屬的子廠牌)製作人一同午餐,閒聊了他簽下派瑞許的過程,然後獨自在市區閒晃了一下午之後,終於飛往Umea與團員們會合,之所以強調這些流水帳,是為了自誇我這尚稱硬朗的老骨頭,竟然撐了快40小時沒睡。

 

團員一如記憶的親切,隔天搭上他們租來的車子,裝著滿滿的演出器材,一同沿著北邊的邊界前往芬蘭一個叫做Oulu的小城市出發,他們將在此為Oulu Music Video Festival演出,5小時的車程裡與團員閒聊他們的近況,這一切就像是《成名在望》(Almost Famous),只不過少了嗑藥跟性愛,健康清新多了,一如派瑞許的音樂。

 

Oulu Music Video Festival的名稱,還是在規劃這趟旅行時才知道有這樣的活動,特地的查了一下關於這個音樂錄影帶祭的種種,除了在音樂祭的那段時間,整個城市的Pub都將作為活動的場地,每晚安排演出,並在中間的休息時間裡接受音樂錄影帶的點播之外,另一個重頭大戲是「空氣吉他大賽」(Air Guitar)的世界冠軍決賽,這個大賽,在美加、歐洲、紐澳都有地區性的大賽,參賽者赤手空拳在舞台上配合音樂佯裝彈吉他,最像的人會被選為冠軍。曾經在新聞上看到畫面,台上的人瘋狂,台下的也如癡如醉,果真是「演戲的是傻子,看戲的是瘋子」。

 

瀰漫著老舊氣氛的酒吧,滿滿的酒客正等著演出,開場的是個芬蘭重搖滾團體Ultramariini,唱著我無法理解的芬蘭語,演出結束後,仗著派瑞許隨行人員的福利,大剌剌的在後台跟他們閒聊,不過得知他們尚無意思要開口唱英文,我想這個團大概沒機會讓台灣的樂迷聽到。而派瑞許正一如他們清新的演出在台灣受到歡迎,這些芬蘭的酒客也給了熱烈的掌聲,不過,我真正的感動是,當主唱烏拉(Ola Kluft)開口唱「My Heart」之前,對著麥克風說把這首歌獻給我,當下讓我傻眼,事後問他們,烏拉說他還記得我說過台灣的樂迷很喜歡這首歌,所以把歌獻給我也算是獻給台灣樂迷,這個貼心的小孩…..

 

儘管隔天就跟著他們趕回Umea,但仍舊對這個特殊的音樂活動有著深刻的印象。或許下一次可以自己再來參加看看。

拍攝於Umea(Sweden),是The Perishers主唱Ola與鍵盤手Martin的背影,呵!

 

Oulu Music Video Festival 網站

http://www.omvf.net

(本文原載於Hito Radio之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owu 的頭像
philowu

影音老兒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