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有人說,作一行要像一行。

職業病這回事,廣義說的不只是職業傷害,還有職業習慣。就像媒體當久了,聽到獨家2個字,能不像鯊魚碰到血一樣的興奮,窮追不捨著,幾稀矣!當年還是個小企宣時,跟記者大佬們哈拉時,總是三言二語不忘送上讚美自家發行的專輯或電影,下意識自動打開開關般的反應,就連發信給媒體作電子賀卡時,也都不忘用自家發行的專輯圖片作背景,還被奚落成「替公司流血留精」的壯烈。這種習慣成自然的反應,應該是所有公關的通病吧!
 
 
浦一也的《客房中的旅行》只能說是建築業界中的翹楚,作者因為參與過旅館設計,在周遊列國時不忘隨身素描,並詳細的丈量,加以記錄下個人推薦而難忘的旅館客房。這種將小事發揮到極致的表現,大抵只有日本人能淋漓盡致而愉悅的作,更何況又是講求結構嚴謹的建築業界,只能將職業病發揮到極致了。

有生以來住過五星級旅館的經驗不多,在國外多半都是苦哈哈的賴在朋友處,或是只能住的起2、3星級的,但只要是窗明几淨,便無大礙,因為旅行不是以睡覺為目的。在台北住過幾次5星級飯店,2次是帶瑞典要滾團藝人,兼當保母而住,早出晚歸,無暇享受;另1次是當影展公關,釘在外賓接待中心,兼當影展報紙編輯,整整10天,只出過幾次飯店大門,但卻辛苦極了。等主編鬆口收工,大約都是半夜3~4點了,可是外賓使用接待中心的時間卻非常分散,外賓有2種,非常晚睡跟非常早起,當年法國女性影展選片人每天問候我的話言猶在耳,總是「Are you OK? You look so sleepy!」唯一一次是跟大學同窗們相約,仿效別人在飯店房間通宵跨年,只是搞到3~4點,也是一夥人體力不支的亂睡一通,大約是沒有奢華享受的命吧!

但客房中的旅行,定義起來倒算是有那麼幾分浪漫情懷在內的,撇開作者對這些氛圍的陳述,記下每一個造訪過的旅館客房,在原先的商務市儈中添了一點文人味。不夠滿意的是,台灣沒有飯店被寫進去,少了可以就近膜拜的參考地。

博客來的頁面: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5796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owu 的頭像
philowu

影音老兒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