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曾在序裡寫到,稗官野史這類的故事,無從查證,史家是不肯採用的,但卻是小說家的最愛。因為小說之流的傳言,只要不是影射當時的人,擺明了對號入座,大概是不需要負責任,所以歷史類小說裡,每每充斥著市井巷聞,卻是讀者最為耽溺之處。

崔西雪佛蘭的小說,大概就是這樣的走向,除了第一部作品不屬此類,前作《帶珍珠耳環的少女》就是將維梅爾的知名畫作,從歷史考據跟想像力中,發展出了一個背景故事,給僕役裝扮卻帶著珠寶的奇特畫作,多了另一種想像,這一次的《情人與獨角獸》也是類似前作,只不過來源從油畫變成了壁毯。

同樣有關於畫家,《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原畫作比較接近單純的審美,而《情人與獨角獸》的壁毯則是充斥著性暗示,所以此次的主角畫家,不再是為生活所苦而偷偷享受精神出軌的性靈人士,反倒是夜夜笙歌,專事勾引美貌女子的俊美濫情畫家。只不過故事的悲劇繞著階級差異跟門當戶對的聯姻開展,窮畫家與富千金的故事,在此不是私奔就能解決,所以精神壓抑的悲苦宣洩在畫作及壁毯中,一如系列壁毯故事案喻,勾引了獨角獸之後,換來的是最殘酷的體會。

這些階級差異的愛情倫理大悲劇,大概是描述此時期作品的共通之處,宗教的權利過高,宰制了許多人的精神生活及物質慾望,中世紀留下的許多情詩,講述騎士對貴婦的儒慕跟愛護,就屬此類,因為愛不到,所以只好繼續暗戀,致死方休。

除了細膩的情結描述外,《情人與獨角獸》採用的寫法則是類似於第一部作品《天使不想睡》,時間是順敘法,但描寫的觀點去在幾個重要角色間跳躍,在個別差異的角色中,持續對一件事描述,是需要極高的寫作力,芥川龍之介的短篇作品《竹林中》,被黑澤明改編成電影《羅生門》,講的就是每個人主觀觀點描述同一件事的偏頗,而崔西雪佛蘭用不同觀點企圖持續同一個故事的作法,在兼顧故事發展跟角色本質的平衡間,需要更多的專注力。不過就成果來說,值得一讀。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已經被改編成同名電影,由思卡蕊嬌韓森、柯林佛斯、席尼莫非等一干演員主演,成績不俗,老兒童正等著《情人與獨角獸》再度被改編.......好萊塢,請加油!!!

博客來購物 
情人與獨角獸  天使不想睡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owu 的頭像
philowu

影音老兒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