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薩亞斯與華人電影世界的緣分之深,除了他與張曼玉的那一段情緣,還有23年前來台與一群台灣電影導演相識(包含侯孝賢、楊德昌、陳國富、張艾嘉等導演),進而結下的不解之緣(請見2008年7月號的印刻文學誌,阿薩亞斯撰寫對楊德昌導演的一篇回憶專文)。此次來台宣傳的新作《夏日時光》,與侯導的《紅氣球》同為奧塞美術館資助拍攝的電影案,除了製作的因緣外,女主角同為老兒童最愛演員之一的茱麗葉畢諾許也是巧合,資深一點的影迷應該還知道,阿薩亞斯跟侯導的結緣之深,還有阿薩亞斯1997年拍攝的紀錄片《侯孝賢畫像》。

抖了這一些包袱,無非是想要暗示阿薩亞斯的作品裡,其實時間觀是非常東方的。何謂東方的時間觀?打個比方,如果把時間置放在一生的脈絡中,那麼面對生離死別或功成名就當下的大悲大喜,其力道將大大的舒緩,這樣的時間觀,可說以小津安二郎導演之流的影片可為代表,與諸多歐美影片中,剎那間情緒的高漲,表達的方式極為不同,阿薩亞斯在台灣上映過的幾部電影,都顯現出了這種時間觀。

 

整個故事的重心當然鎖定在整個家族,不同世代對於家族遺產的處理方式,所以繁瑣的殯喪及悲戚過程,淡然地處理。母親那個世代的曖昧之情,留存在繪畫及近親好友的耳語間,先人已逝,家族的中堅世代成了主人,然而母親早已心知肚明,個人自有生活的範疇,家族老房子代表了屬於她那個世代的死亡,與其任其腐朽,不如將這些重要的古董器物送進專屬的墓園(導演在映後Q&A時明確表達,這些當代工藝設計品,本來就是為了生活而作,一旦進了博物館供人參觀,等同於意義上的死亡),懷念這個世代的工作,就交給同屬於那個世代的老僕婦,以及哪只逃過典藏品命運的花瓶。

中堅世代對於老房子及古董器物的感情是有的,但美好記憶的保存不敵現實生活的考量,家族分散及生活所需決定一切,該結束的總歸要來,青春世代雖然擁有記憶,甚至還記得祖母講述未來他們也將成家立業,帶領自己的子女在此度過盛夏,但與朋友一同在此舉辦最後一個派對的回憶恐怕與這些過往一樣重要。一棟老房子,兩樣的世代情緒。

 

看完電影時,其實只有淡淡然的情緒,影片中呈現的,就像是將某個家族生活的時間線中,切下了一小段,這不是一個分辨善惡的故事,人際之間的相待蘊含了人情味(一如老僕婦撒謊以免主人家深感愧疚),故事是要回味之後才有興味出現,就像品茗。提筆之後,驀然發覺《夏日時光》醞釀出的情緒,竟同《一一》如此相似,也難怪阿薩亞斯會提筆寫下如此長文,弔念楊德昌導演。

博客來購物 
夏日時光電影預購票

夏日時光的預告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hilowu 的頭像
philowu

影音老兒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