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私人放映間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金庸在《連城訣》的序裡談到長篇小說裡大約只有「魯賓遜漂流記」描寫的是一個人,寫他與自然的關係,但最後也還是出現了一個僕人星期五,這段話可說的不僅僅是文學的題材,也說穿了人是社群動物的天性,古代的生活模式當然較現代簡單許多,但儘管如自給自足的耕織生活,也都有著部分需仰賴以物易物或商業貿易的行為,而現代生活的便利程度,恐怕是古代人想都想不到的情況,我們不僅透過手機、視訊溝通,諸如網路上的各種應用程式及介面,以演變成當代重要的社交手段以及尋找真愛的途徑,但過度發達的商業貿易、科技帶來的隔絕性,也進給當代人前所未見的高度恐慌,這便是《荒島‧愛》的故事起點。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海的急速變化,在短短的十數年間,展開了驚人的更新過程,有老建築的新風貌,也有現代高聳的摩天樓;在軟實力方面,上海展現的驚人成績,當然不容小覷,各國商業勢力進駐,十里洋場的風光再度展現,而在影視上,上海也振翅急飛,企圖展現旺盛的創作實力,在這次的台北電影節中,除了以阮玲玉專題,一窺當年上海的城市風貌及電影創作,透過摩登上海的單元,看到的是現今上海在電影上的實力。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實的生活,往往難以像觀光宣傳影片那樣的美好,在各種風味美食、購物血拼的美好形象宣導下的新加坡,是眾人所知的以嚴刑造就低犯罪率,擁有高收入與經濟環境優質的國家,但一如我們可以從電影中窺見台灣的種種美好與缺憾,新加坡的真實風貌,並不只是觀光影片的美好,而以往甚少接觸的新加坡影片,除了前幾年廣為人知的《錢不夠用》系列之外,這一次的台北電影節作了比較不同的新加坡觀察。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薩亞斯與華人電影世界的緣分之深,除了他與張曼玉的那一段情緣,還有23年前來台與一群台灣電影導演相識(包含侯孝賢、楊德昌、陳國富、張艾嘉等導演),進而結下的不解之緣(請見2008年7月號的印刻文學誌,阿薩亞斯撰寫對楊德昌導演的一篇回憶專文)。此次來台宣傳的新作《夏日時光》,與侯導的《紅氣球》同為奧塞美術館資助拍攝的電影案,除了製作的因緣外,女主角同為老兒童最愛演員之一的茱麗葉畢諾許也是巧合,資深一點的影迷應該還知道,阿薩亞斯跟侯導的結緣之深,還有阿薩亞斯1997年拍攝的紀錄片《侯孝賢畫像》。

抖了這一些包袱,無非是想要暗示阿薩亞斯的作品裡,其實時間觀是非常東方的。何謂東方的時間觀?打個比方,如果把時間置放在一生的脈絡中,那麼面對生離死別或功成名就當下的大悲大喜,其力道將大大的舒緩,這樣的時間觀,可說以小津安二郎導演之流的影片可為代表,與諸多歐美影片中,剎那間情緒的高漲,表達的方式極為不同,阿薩亞斯在台灣上映過的幾部電影,都顯現出了這種時間觀。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歌所以動人,在於人際情感的宣洩,訴諸類似的生活經驗,所以能聞者動情。再怎麼小眾或是私密的情歌,都能找到些許知音人,何況是「恨不相逢未嫁時」所發出的感嘆之音,《曾經,愛是唯一》就是講這樣一個讓人惋惜的故事。

初初看完片子,很難不聯想起十多年前,TVBS-G台那時盛行的一系列音樂愛情故事的電視電影,只不過當時的演出標準是誰當紅就邀誰,大量使用剛發行音樂專輯的歌曲,一張專輯概念徹底執行的好壞,在片子裡立見高下,這些向各創作人收歌而來的歌曲,總不見得能全然融入故事裡,幸好《曾經,愛是唯一》講的剛好便是男女主角的類似經歷,音樂也全由他們過往創作而來。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一代的丹麥導演拍片,恐怕要擔心拉斯馮提爾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儘管只是擔任監製或是編寫劇本,拉斯總是經常竭盡所能的表達出他的觀點所在,無論是《性手槍俱樂部》(Dear Wendy)或是這一次的《電影少年愛作夢》(The Early years- Erik Nietzsche Part 1),拉斯的印記無所不在,一個充滿自豪自傲的導演觀點。

拉斯的驕傲眾所皆知,在早些年的金馬影展,連續數年邀了關於拉斯的紀錄片放映,其中談到關於他對個人才華的自豪,到了無線上綱的階段,怎麼說?拉斯的同窗舉證就在他的姓名裡,「馮」(Von)這個自在丹麥文是爵位的意思,也就是說,拉斯把自己的才華捧上天,到了受功封爵的地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學時代開始沈迷於影展,雖然沒有參加任何相關社團,單打獨鬥的看著電影,加上主修的是哲學,的確有那麼幾分死文青、臭菁英份子的味道在,雖然當時一直沒發覺。

前一陣子跟大學時期的死黨聚餐,聊到了最近的電影,便興高采烈的講到一些很細微的東西,例如「演賈斯潘王子的那位,就是在《星塵傳奇》裡演年輕爸爸;而《星塵傳奇》的男主角查理考克斯跟開頭追的女友席安娜米勒,在《濃情威尼斯》裡2人是演姊弟」,好友冷不防的說了句,這種事大概只有你才會記得。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影展圈,便知道有「沈可尚」這一號人物,原因無他,當年就讀台藝大的沈可尚,畢業的短片作品就入圍坎城影展的競賽單元,這對一個電影學生而言,是個相當高的推崇,也是他踏進電影圈之後的第一個光環,之後果然拿下金馬獎紀錄片的獎座。

認識可尚的時間略晚,而且很奇特。老兒童轉戰獨立唱片圈後,第一個大工程便是要推動布農族與美國大提琴家David Darling 合作的音樂專輯,還有2部以不同角度紀錄這件事的紀錄片,一部是王俊雄記錄台東霧鹿布農族人的生活跟文化衝擊的《霧鹿高八度》,一部是記錄音樂專輯錄製過程為主軸的《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沈默了》,導演就是張翰跟沈可尚,但當時可尚已經離開十月影視,所以整個宣傳工作掉在張翰身上,不過在台北安排的幾場活動,老兒童以宣傳的身份都強迫可尚參加,也才慢慢的認識這個壓抑的熱血青年。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萊塢賣座片裡,大規模的動作、戰爭、特效的場面往往影響局面甚大,再怎麼被罵沒劇情,以特效取勝的導演還是常常擁有下一部片約,例如麥可貝。但在以藝術取向的電影裡,大規模的場面可就左右影片的好壞,尤其是大規模的胡鬧。

坦白從寬。雖然已經有10年以上的看影展經驗,算的上是老影迷,但我不是特別帶勁的那一種,會翻箱倒櫃積極的找出舊作補足歷史紀錄的那種電影狂,所以眼看差不多同梯的影展圈朋友,很多都獨當一面的被稱為影評人,我還是堅守在小影迷的位置上。對於有影展之王美譽的庫斯杜利卡,我還真的不是太熟悉(汗)。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通勤的上班族或學生族幾乎都有過這樣的經驗,總是會有那麼一兩個臉孔,經常地出現在通勤的過程裡,彷彿是一種秘密的約定,流通在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中間。
 
星海茫茫,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臉也經常地在各類戲劇、電影中出現,除了那些未來有一天要走紅的潛力股之外,還有另一類人,我也喜歡稱呼他們「最熟悉的陌生人」,多半是些演技其實不錯,但經常演出配角,熟悉到你非常認得那張臉,但常常記不住名字的明星。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儘管早在去年金馬影展時恭逢其盛,但老實說,我一直對於《搖滾世代》(Glastonbury)把圓桌武士會議發源地的地方歷史典故跟格拉司頓伯里音樂節放在一起,顯得有點不倫不類,雖然那已經是一個接近聖典般的音樂節,若不是紀錄片中電台司令(Radiohead)、酷玩(Coldplay)、碧玉(Bjork)……那一堆巨星們的歷史演出鏡頭,對照顯得毫無觀點可言的訪談,我真不敢相信BBC竟然有參與這個案子。
 
雖然瞭解了這個音樂節的起源來自於一個牧場主人的突發奇想,加上後來持續不斷的建設以及嘻皮歷史的參與,造就了這一個音樂節的盛況空前,但直到最後我始終不瞭解這個片子拍攝的意義有多麼的廣大可言,直到今年初看到新聞,這個英國最大的音樂祭在今年暫停舉辦,因為牧場主人要好好整理年久失修的設備跟場地了,姑且就當作一種歷史回顧的紀錄吧!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片尾的字幕緩緩上升,大意寫著在這個人口僅6千餘人的國家,有著15個交響樂團,上百個爵士樂團與難以數計的搖滾樂團,當時看到這一段,我笑了,但事後想想卻覺得有點悲哀。
 
這部名為《吶喊雷克雅維克》(Screaming Masterpiece)的紀錄片,主要在講冰島的音樂發展,導演花了2年的時間拍攝與訪談,我們對於冰島的歷史所知極少,但這個有碧玉(Bjork)、席格若司(Sigur Ros)與Mum等一堆知名樂手的國家,而服裝設計師Agnes. B本人在造訪後還為此在她的旅遊專賣店中開設攝影展的國家,不由得令人好奇。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