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兒童的國外旅遊經驗其實不多,算來算去三十多年,目前也才累積四次,跟旅遊達人這種頭銜無緣。猶記得的第一次的開洋葷經驗,還是拜當時的徵兵政策,18歲以上役男需服役後方得出國,老哥對著當時17歲,還在升學地獄煎熬的老兒童說,趕快帶你去走走,進行一次港泰八日遊,問題是老兒童年紀尚小沒本錢採購,身體尚可無須享受按摩,所以漫漫長夜,當老哥跟其他人去享受按摩時,老兒童在五星級飯店背英文單字......

沒想到再次出遊,竟然像電視劇老套的公式給打上一句「10年後」的字幕,而且還是拜員工墊付款累積到足以買下歐洲機票後,才發狠決定獨自出遊,因著2003年度策劃安排派瑞許樂團來台灣的活動,所以厚臉皮的跟團員說要去派訪他們,於是安排在他們前去芬蘭演出前趕到,硬是擠上車,來一場「瑞典版的成名在望之旅」,不過是迪士尼版的那種,詳情請見老兒童的舊作。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出一趟遠門,竟然這次像是喜神出巡。



老兒童這次出門旅行的時間完全被外甥女的暑假制約住,所以只能挑選最貴的時間定機票,經歷千辛萬苦才找到的機位,安排好行程,沒想到出發當天,驚喜就來了。那天早上,就收到派瑞許樂團鼓手Thomas的來信,說他剛剛當上爸爸,所以恐怕沒時間多陪我,但或許可以吃個晚餐之類的。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真是自打嘴巴呀!

老兒童當SOHO以來,一向以閒的跟鳥一樣自居,沒想到這個月突然進入紅色備戰狀態。起先是為了這個月中出國旅行的事,從7月中開始為了安排機位跟住宿,精打細算,找機位,找便宜票跟飯店而大傷腦筋,沒想到上月底愛慕虛榮的接下了一個影展初選評審的工作,變成這個月無頭蒼蠅的開端。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進入大學就讀,到開始工作至今,始終擺脫不了在文字遊戲上打轉,學生時代報告及考試在各家學派理論的文字間玩弄;工作時,宣傳文字、企畫案及新聞稿間不斷搬弄溢美的言詞,造就了對於文字的敏感症,就像甩不掉的過敏症狀。

某些字眼可以輕易的看出意義間的正面或負面屬性,某些字眼則是一直處在模糊地帶,打個比方來說,「一個人」這個詞就是被極度玩弄的字眼,不斷地被在各種價值觀中,被操弄成為曖昧的字眼。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鄉愁這回事,倒不一定發生在從鄉下進城打拼的這類人身上,沒創意的改句李安大導的話:「每個人心中都有第二個故鄉。」

好友紋對於在高雄教書這件事多少有點格格不入,問題不在教書,而在高雄。幾次在MSN上熱線,她渴慕回到台北的生活圈,以及那個她待個幾年,滿是市井熱鬧活力的北京,高雄不是不夠熱鬧,但是加了一點慵懶的氣質,就讓紋深感自己的不舒適,同樣自嘲是半穴居的魚乾女生活,她還是比較願意在台北或北京生活。紋是極愛逛街的貴婦人,在百貨公司衝鋒陷陣這檔事難不倒她,但儘管逛過漢神大採購,卻不難從字裡行間讀出,她喜歡一個人北京購物的那種過往,還有在台北酒肉朋友團裡的嬉鬧,這大概就是她的鄉愁感來源吧!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庸曾在序裡寫到,稗官野史這類的故事,無從查證,史家是不肯採用的,但卻是小說家的最愛。因為小說之流的傳言,只要不是影射當時的人,擺明了對號入座,大概是不需要負責任,所以歷史類小說裡,每每充斥著市井巷聞,卻是讀者最為耽溺之處。

崔西雪佛蘭的小說,大概就是這樣的走向,除了第一部作品不屬此類,前作《帶珍珠耳環的少女》就是將維梅爾的知名畫作,從歷史考據跟想像力中,發展出了一個背景故事,給僕役裝扮卻帶著珠寶的奇特畫作,多了另一種想像,這一次的《情人與獨角獸》也是類似前作,只不過來源從油畫變成了壁毯。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薩亞斯與華人電影世界的緣分之深,除了他與張曼玉的那一段情緣,還有23年前來台與一群台灣電影導演相識(包含侯孝賢、楊德昌、陳國富、張艾嘉等導演),進而結下的不解之緣(請見2008年7月號的印刻文學誌,阿薩亞斯撰寫對楊德昌導演的一篇回憶專文)。此次來台宣傳的新作《夏日時光》,與侯導的《紅氣球》同為奧塞美術館資助拍攝的電影案,除了製作的因緣外,女主角同為老兒童最愛演員之一的茱麗葉畢諾許也是巧合,資深一點的影迷應該還知道,阿薩亞斯跟侯導的結緣之深,還有阿薩亞斯1997年拍攝的紀錄片《侯孝賢畫像》。

抖了這一些包袱,無非是想要暗示阿薩亞斯的作品裡,其實時間觀是非常東方的。何謂東方的時間觀?打個比方,如果把時間置放在一生的脈絡中,那麼面對生離死別或功成名就當下的大悲大喜,其力道將大大的舒緩,這樣的時間觀,可說以小津安二郎導演之流的影片可為代表,與諸多歐美影片中,剎那間情緒的高漲,表達的方式極為不同,阿薩亞斯在台灣上映過的幾部電影,都顯現出了這種時間觀。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情歌所以動人,在於人際情感的宣洩,訴諸類似的生活經驗,所以能聞者動情。再怎麼小眾或是私密的情歌,都能找到些許知音人,何況是「恨不相逢未嫁時」所發出的感嘆之音,《曾經,愛是唯一》就是講這樣一個讓人惋惜的故事。

初初看完片子,很難不聯想起十多年前,TVBS-G台那時盛行的一系列音樂愛情故事的電視電影,只不過當時的演出標準是誰當紅就邀誰,大量使用剛發行音樂專輯的歌曲,一張專輯概念徹底執行的好壞,在片子裡立見高下,這些向各創作人收歌而來的歌曲,總不見得能全然融入故事裡,幸好《曾經,愛是唯一》講的剛好便是男女主角的類似經歷,音樂也全由他們過往創作而來。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一代的丹麥導演拍片,恐怕要擔心拉斯馮提爾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儘管只是擔任監製或是編寫劇本,拉斯總是經常竭盡所能的表達出他的觀點所在,無論是《性手槍俱樂部》(Dear Wendy)或是這一次的《電影少年愛作夢》(The Early years- Erik Nietzsche Part 1),拉斯的印記無所不在,一個充滿自豪自傲的導演觀點。

拉斯的驕傲眾所皆知,在早些年的金馬影展,連續數年邀了關於拉斯的紀錄片放映,其中談到關於他對個人才華的自豪,到了無線上綱的階段,怎麼說?拉斯的同窗舉證就在他的姓名裡,「馮」(Von)這個自在丹麥文是爵位的意思,也就是說,拉斯把自己的才華捧上天,到了受功封爵的地步。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學時代開始沈迷於影展,雖然沒有參加任何相關社團,單打獨鬥的看著電影,加上主修的是哲學,的確有那麼幾分死文青、臭菁英份子的味道在,雖然當時一直沒發覺。

前一陣子跟大學時期的死黨聚餐,聊到了最近的電影,便興高采烈的講到一些很細微的東西,例如「演賈斯潘王子的那位,就是在《星塵傳奇》裡演年輕爸爸;而《星塵傳奇》的男主角查理考克斯跟開頭追的女友席安娜米勒,在《濃情威尼斯》裡2人是演姊弟」,好友冷不防的說了句,這種事大概只有你才會記得。

philo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